【清风课堂】沈某的行为是贪污还是职务侵占?

发布日期: 2019-12-27 10:46 作者: 来源: 点击率:

前不久,拱墅区某社区出纳沈某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盗取社区账户并挪用社区收缴停车费,被区法院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看了这一判决,可能有的朋友会觉得不解:将社区财产非法占为己有的行为不是应该以贪污罪论处吗?为什么判决中写的是职务侵占?难道是判决书写错了?当然不是!本期清风课堂,就请来了区纪委区监委案件审理室的潘锴给大家详细说一说。

案情回顾

沈某,中共党员,2013年8月起任A市B区C街道D社区居委会副主任,2018年12月沈某因严重违纪违法被C街道党工委给予留党察看一年处分并被责令辞去居委会副主任职务,改任D社区专职工作者。2019年5月,沈某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A市B区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

2014年1月,经C街道统一安排,D社区安装停车收费系统并开始收取停车费,收费项目包括包月停车费、储值卡充值费、临时停车费。上述停车费由专人以现金形式收取后,定期交至时任D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兼出纳沈某处,由沈某以现金存款方式存入D社区居委会账户,每月由C街道财务科工作人员根据沈某上交的银行现金交款单做账,上述停车费作为社区经费使用。2017年1月至2018年6月,沈某利用其担任D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兼出纳的职务便利,采取坐收坐支、重复记账等方式,将共计1062846元社区停车费非法占为己有。

2013年至2018年9月,沈某利用其担任社区居委会副主任兼出纳的职务便利,采取坐收坐支、虚构账目等方式,将共计580439.27元社区账户资金非法占为己有。


分歧意见

关于沈某的行为性质如何认定,存在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沈某已于2018年12月被责令辞去居委会副主任职务,已经不是监察对象,其后发现的沈某涉嫌职务犯罪问题应由公安机关立案调查。

第二种意见认为,沈某在担任社区副主任期间,涉嫌职务犯罪,应当由监委管辖。社区停车费属于公共收费、社区账户资金属于国家财政拨款,都属于公款,沈某将公款占为己有的行为,侵犯了公共财产的所有权,应以贪污罪定罪处罚。

第三种意见认为,沈某在担任社区副主任期间,涉嫌职务犯罪,应当由监委管辖。但沈某不属于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且社区停车费和社区账户资金都属于集体资金,不属于公款,其行为应认定为职务侵占罪,而非贪污罪。

意见分析

1、沈某的身份是否属于国家工作人员。

贪污罪的主体必须是国家工作人员。《刑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本法所称国家工作人员,是指国家机关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及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规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属于 “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以国家工作人员论:(一)救灾、抢险、防汛、优抚、扶贫、移民、救济款物的管理;(二)社会捐助公益事业款物的管理;(三)国有土地的经营和管理;(四)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五)代征、代缴税款;(六)有关计划生育、户籍、征兵工作;(七)协助人民政府从事的其他行政管理工作。

沈某作为社区副主任兼出纳,收取社区停车费和管理社区资金的行为,属于社区内公益事业管理和集体公益服务等自治管理服务行为,非从事上述七类行政管理行为,故不属于国家工作人员,不符合贪污罪的构成主体。

2、社区停车费和社区账户资金性质。

贪污罪侵犯的客体必须是公共财物,《刑法》第九十一条规定:“本法所称公共财产,是指下列财产:(一)国有财产;(二)劳动群众集体所有的财产;(三)用于扶贫和其他公益事业的社会捐助或者专项基金的财产。在国家机关、国有公司、企业、集体企业和人民团体管理、使用或者运输中的私人财产,以公共财产论。

社区集体资金不同于公共财产。社区停车费跟公共泊位停车费区别在于,公共泊位停车费收取后需要统一上交财政,社区停车费收取后作为社区经费使用,用于社区道路维护、相关人员劳务支出等,属于自收自支的集体资金,故不属于公款。社区账户资金虽来源于国家财政支出,本身属于狭义的公款,但是该款项发放到权利主体后,实际成为D社区的集体资金,也不属于公款。

事实上在实践中,社区资金除前述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解释列举的七项具体行政管理行为所对应的“专项资金”外,一般都不以公款论。

综上,我同意第三种意见,沈某利用担任社区副主任兼出纳的职务便利,非法占有社区停车费和社区账户资金,应以职务侵占罪定罪处罚。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